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有做APP定制开发的建站推荐吗?

2020年09月08日 10:45

有很多的,之前找蓝快建站做过网站定制开发的项目,可以定制开发APP,网站定制开发,小程序开发等。

相关推荐

浙江广电“接盘”唐德影视,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权?

本篇文章3401字,读完约9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景慕,36氪经授权发布。一个月两次卖身,最终唐德还是把自己托付了出去。只不过控股股东从东阳国资,变成了浙江广电。上市公司一旦有大动作,二级市场就会闻风而动。5月26日,唐德影视股价迅速上升,触及涨停。根据当时资料,至中午,唐德影视5.03元,涨幅8.17%。而到了下午开盘,唐德影视便宣告停牌。当时便有坊间猜测,此次停牌或许与公司实控权变动有关。到晚间,唐德影视的发布的《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坐实了猜测。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吴宏亮将转让自己所持5%公司股份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广电全资子公司),同时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连续两年亏损、负债率高达94%、实控人质押接近满仓……这样一家影视公司,为何依然能够得到国资接盘?两次的股权转让方案中究竟有何不同?被一部电视剧拖累至此,唐德影视是否还值得国资出手拯救呢?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对于唐德影视这家公司而言,是否值得国资出手相救,即便是在影视产业密集的浙江东阳,也产生过一些分歧。支持方表示,控股唐德影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可以起到支持影视产业,并且扩充自己的文化业务线的作用。而反对的声音,则是认为,随着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的出走,唐德影视已经逐渐丧失了核心竞争力。同样收购股权,或许可以找到更便宜,但制作能力也更强的影视公司。另外,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东阳国资办并没有很好的影视公司运营经验。显然,找到浙江广电来接盘,既有对影视公司的运营能力,同时也更有资金实力,无疑是更好的方案。浙江广电集团确实有着运营影视公司的能力,以及需求。浙江广电旗下,原本就有一家影视公司——浙江影视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蓝色星空影业是浙广电四大重点发展战略之一,曾出品了《烈日灼心》《捉妖记》等电影。或许对于浙江广电来说,收编唐德影视,也是看中了唐德本身的制作能力。相比之下,湖南广电、江苏广电等地方广电集团旗下,均有影视制作资产,不少还发展成了广电集团的上市平台,如芒果超媒、幸福蓝海等等。浙江广电若顺利接过唐德,意味着也将拥有自己的上市平台,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和融资都较为利好。转让改增资,更多钱给到公司,而不是吴宏亮个人梳理过方案后不难发现,这一次和浙江广电签订的协议(以下简称“新方案”),和之前东阳国资的意向协议(以下简称“意向协议”)相比,显得更为合理,也更加谨慎。首先体现在了对收购股权的定价上。在意向协议中,东阳国资旗下的东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东阳聚文影视,共同出资6.6亿元,加上吴宏亮出资1.4亿元,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而吴宏亮将先后转让唐德影视共25%左右股份给该公司,以及29.9%的股份表决权。这样算起来,如果协议达成,东阳国资将以8亿的价格,获得唐德25%的股权。这就意味着,在此次交易中,唐德的估值为32亿元左右。然而彼时唐德影视的市值仅为21.4亿元左右(如今为21.1亿),相当于溢价49.5%进行收购。这样的收购价,就算仅仅是意向协议,但对于唐德当下的状况来看,也显然不太合理。但是在新方案里,虽然总体来看,当所有交易完成后,浙江广电将持有唐德29.9%的股份,高于前一份协议给东阳国资的25%,但是无论是股权的分配,还是收购价的商定,都慎重了不少。在意向协议里,东阳国资所持有的25%股份,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转让,最终吴宏亮持有11.31%股权。并且在协议中,东阳国资还将借贷给吴宏亮,用以股权的解质押。但在新方案里,个人转让的部分减少,大部分都以定增的形式归于公司。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0,945,950股份,转让给浙江易通,占公司总股本5%;将17,081,066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08%),转让给东阳聚文。同时,浙江易通还将拥有公司共28.55%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实际控制人。而剩下的股权部分,唐德将以定增的形式,向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非公开发行30%股份共计125,675,700股,二者分别认购19.23%和3.85%。全部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持有29.9%股份,东阳聚文持有9%,吴宏亮持有公司12.85%股权。相比老股转让,资方以定增的形式认购股份,显然是更加稳妥的做法,因为增资的方式涉及的资金将全部留在公司体内,而不是给到吴宏亮个人,这无疑更有利于唐德影视的后续发展。并且,在新方案中,双方尚未对转让股权进行定价,浙江广电或许期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唐德影视的控股权。两年亏损,高负债率,浙江广电能否帮助唐德“保壳”成功?唐德为什么这么急于“卖身”?首先是控股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问题。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36.31%的股权,其中99.82%都进行了质押,即质押的股权占股36.25%。在唐德影视业绩踩雷,股价下跌背景下,早已“爆仓”。其次,从2018到2019年,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的持续亏损,如果后三个季度不能保证扭亏为盈,那么唐德将面临退市风险。唐德需要找到更好的战略投资者,帮助公司扭转局势。2018年,唐德影视净利亏损5.61亿元,2015-2017所有累计盈利被完全亏空,主要由于《巴清传》无法播出,对应收帐款计提减值准备所致。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次年。到2019年,虽然口子有缩小,但唐德影视营业收入仍然呈-1.15亿元,净利润-1.07亿元。其原因是《巴清传》应收帐款的计提坏账,以及卖给天猫技术的新结算款与2017年的结算款之间差额计为销售折让所致。到2020年一季度,唐德仍持续亏损2693万元。第三,根据2019财报,唐德影视的资金链也出现较大问题。截至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亿元,短期借款为3.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货币资金无法覆盖负债,唐德影视面临较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wind数据,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负债率为94%。在2020一季报里,唐德也披露称,在今年的经营计划中,就包含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可为公司提供借款及/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但是,唐德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希望。从财报数据上来看,唐德的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健康。至2019年末,经营活动流量净额为1.69亿,同比增长326%,现金及等价物1.04亿,同比增长144.98%,同时应收帐款2.79亿,比期初减少52.4%。也就是说,除去《巴清传》,其他剧集回款比较积极,账面上1.04亿的现金也保证了短期内唐德的资金周转。2019年,唐德处于发行阶段的影视作品共11部,其中《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已确认收入,此外还有《小女花不弃》《延禧攻略》《倚天屠龙记》等剧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制作发行的《东宫》也是优酷当时反响较大的剧集。显然,在剧集制作上,唐德仍保持了较稳定的水平。并且,自从唐德与天猫技术签订了《补充协议五》之后,以3.22-3.52亿元将《巴清传》卖给天猫技术后,该剧便不再与唐德有任何关系。这些因素,或许也是国资尚愿意接手唐德的原因。

2020年05月28日 11:28

不可大意,谨慎签订租房合同

租房,还可以锻炼我们的斗志和勇气,与黑中介或黑房东的斗争,可能会伴随你的整个租期。摔个东西、报个警,或许都有可能成为你的常用手段。但是租房我们可能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尤其是当你看上一间房准备签合同的时候,也许就掉进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那么如何在租房签合同时避免掉入这些坑中,我为大家梳理了以下在租房签合同中应该注意的事情。注意事项:1.审查房屋租赁手续是否完备,出租人与承租人是否具备相应的条件。房屋产权证明并非是合法出租的充分条件,还应按有关规定办理房屋租赁许可证,租赁合同也要进行租赁登记方可生效。审查租赁的客体是否合格,即出租人的房屋是否为法律、法规允许出租的房屋。审查房屋租赁手续是否完备。2.在租房子的时候,最好是跟房东签订租房合同,不要去和二房东签合同。与房主本人签订合同,注意选择正规的合同。若为转租,要拍下原租客与房东的合同,留下依据。若为中介租房,必须保证三方在场,三方签字,中介也要盖章。3.在签合同的时候,一定要让房东出示房产证原件,加产权证或是使用权证和房东的身份证件。这样可以有效的辨别房子是否是房东所有,进而确认房东是否有出租房屋的权利;若产权证正在办理过程中,那么应当出示与原产权单位签署的购房合同。通过中介签订合同,要查看中介与房东之间的委托代理协议,要注意代理时间;若为转租,应该查看二房东与原房主的租赁合同,确认其有转租权,并且复印原租赁合同。4.在签合同的时候,要将房东的房子的所有的东西列一个清单并拍照留存。清点好承租房屋内的各种内部设施、物件,检查水路、电路是不是已经老化,或者其设计是不是能够满足大功率电器的使用,水管是否通畅等等,一定要求出租人在房屋要求出租人在房屋出租前结清水、电、暖、煤气(天然气)和其它费用,确认没有冗余的账单未结清。这样在退租时候比较便利,以免出现房东说东西少了或者坏了。而且在承租期间,凡是你自己购置的物品,在退租的时候可以一起全部带走。5.在合同中,要明确的约定什么样的情况下是违约行为,以及在存在违约行为时,违约责任应当如何承担,和违约金的支付比例、支付依据。要明确水费、电费、煤气费、电话费、光缆电视收视费、卫生费和物业管理费等由谁支付、并列明租住前的各项数字,以区分责任。房屋维修及费用也最好写在合同里,以避免以后麻烦。6.在合同中,明确的约定租赁时间和租赁的房屋的地址。确定租赁时间是保证你的租期在没有到期之前,依据合同的约定,房东不可以让你搬走;反之如果没有约定租期,那么你作为承租人和房东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的合同,这样的后果是房东什么时候想让你走,你就得走。确定明确的租赁房屋的地址是为了确认你所承租的房子就是你之前看好的房子,免得到时候房东让你搬到别的地方居住,因为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所租房子的地址。7.在退租的时候,要让房东将相关的押金和保证金退还。承租人应与房主协商好房屋押金的问题。租房者在交纳房屋押金时要与业主协商好是押一付三、押二付三还是押二付四。因为当租房者合同期满要求退租时,房主可能会以房屋设施损坏或者其他藉口作为条件来克扣租房者押金,造成租客不必要的损失。因此在签订租赁合同时,双方就应当注明租约期满后多少个工作日内,在房屋及其设施无毁损的情况下,业主应退还押金。交押金或者交房费都要留存收据,未达成协议之前不要缴纳任何费用。

2020年04月30日 11:03

科大讯飞双轮驱动战略初显成效,迎来史上最好成绩仍惹质疑

近两年来科大讯飞政府补助贡献占到当期利润的五成,今年一季度又由盈转亏出品|每日财报作者|南黎虽然疫情给部分线上业务带来了许多新机遇,但不可否认的是,对大多数产业而言,疫情带来的更多是冲击。近日,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讯飞)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科大讯飞2020年第一季度由盈转亏,系公司上市12年以来的首次一季报亏损。财报显示,科大讯飞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4.0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8.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31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0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亏损达1.35亿元,去年同期为3303万元。科大讯飞称,亏损的原因有二分别是新冠疫情较大程度上延缓了公司一季度项目的实施、交付、验收等相关工作的进度,因此也影响了收入的实现进度。此外,一季度公司针对抗击疫情的需要和把握产业发展趋势的要求,助力相关部门进行疫情的防控排查,相关投入约3700万元。ToB+ToC的双轮驱动战初显成效科大讯飞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专业从事智能语音及语言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研究,软件及芯片产品开发,语音信息服务及电子政务系统集成的国家级骨干软件企业。2008年,科大讯飞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当时中国语音产业界唯一上市企业。发布一季度报的同时,科大讯飞还发布2019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00.79亿元,同比增长27.30%;净利润为8.19亿元,同比增长51.12%;扣非净利润为4.89亿元,同比增长83.52%;经营现金流为15.31亿元,同比增长33.39%。《每日财报》对比往年数据,2014年—2018年,科大讯飞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75亿元、25.01亿元、33.20亿元、54.45亿元和79.17亿元,同比增长41.60%、40.87%、32.78%、63.97%和45.41%;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89亿元、3.16亿元、2.55亿元、3.59亿元和2.6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1.94%、9.51%、-19.32%、40.72%和-25.83%。虽然营收一直在保持上涨的趋势,但扣非净利方面一直不太稳定。2014年扣非净利为2.89亿元,2018年反而下滑至2.66亿元,前几年给人一种“增收不增利”的形象。好在去年,科大讯飞营收突破100亿元,净利润也大增至4.89亿元,获得历史最好业绩。科大讯飞给出的解释是与科大讯飞持续坚持的ToB+ToC的双轮驱动战略不无关系。在B端业务上,教育、医疗、政法等业务持续增长,在整体营收中占比提升,如政法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13.21%,同比增长28.55%。2019年科大讯飞的ToC业务营收达到36.25亿,同比增长43.99%并占据了营收的35.96%;而C端业务的毛利为17.08亿,同比增长31.81%并占整体毛利的36.83%。财报背后存疑应收账款政府补助成焦点但是,我们也注意到科大讯飞漂亮财报背后,市场上还是存在众多的质疑。其一,政府补助贡献了重要的收入来源。从近几年数据来看,2014年—2018年,科大讯飞计入当期损益的补助金额分别为1.01亿元、1.10亿元、1.28亿元、0.77亿元和2.76亿元,分别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重为26.65%、25.88%、26.45%、17.70%和50.92%。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除2017年以外,科大讯飞的补助占归母净利润的比重均在两成以上,2018年甚至达到50.92%。2019年报显示,科大讯飞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约4.02亿元,仍然占当期利润的50.3%,高于2018年的2.76亿元和2017年的7706万元。可见,政府补助在利润构成中所占比重一直不低。其二,应收账款占比超过五成。2015年-2017年,科大讯飞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4.3亿元、17.98亿元、25.52亿元,占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57.18%、54.16%、46.87%。2018年,科大讯飞的应收账款为33.89亿元,同比增长32.80%,占当期营收比重达42.81%。2019年,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重甚至达到了50.47%。针对市场上对应收账款以及政府补助不断攀升的质疑,《每日财报》结合科大讯飞19年财报及以往业绩交流会内容分析可知,补助一部分是软件退税,与企业的实际销售相关,这部分的补助是卖得越多补的越多;还有一部分是人才补助,也是普惠型政策。另外讯飞作为智能语音国家开放创新平台以及承接建设认知智能国家实验室等,与去年补助相对应的是企业要投入更多,所以要具体分析政府补助的构成,并非单纯的来自政府资金支持。对于第二个问题,科大讯飞表示应收账款虽然占比较高,但是去年经营性现金流创历史新高,企业的健康度还是可以的。而且应收账款主要来自于银行、运营商、政府等,客户质量较高,坏账率较低。人工智能赛道竞争加剧面临挑战大在人工智能这个炙手可热的赛道上,科大讯飞作为最早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之一,在其引以为傲的智能语音技术上依然要面临诸多竞争对手。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基础数据服务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至2019年8月人工智能领域共发生2787件投融资事件,总融资额达4740亿元,人工智能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融资热点。人工智能领域中的各个赛道愈发拥挤,行业企业强强联合,阿里云与通达海、华宇达成了深度合作,目前全国有多家法庭正在使用其智能语音技术。腾讯云与国双科技合作推出了智慧法院整体解决方案,全国范围内多家法院在使用。在各类企业纷纷加入人工智能战局的情况下,科大讯飞要面临的压力还有很多。当蓝海变成红海时,科大讯飞要想弯道超车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当然,《每日财报》也注意到,科大讯飞在技术上的投入还是舍得下血本。2014年—2019年,科大讯飞的研发投入不断增长,分别为5.18亿元、5.77亿元、7.09亿元、11.45亿元、17.73亿元和21.43亿元,尤其近年来增速显著提高。2014年—2019年,科大讯飞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分别为39.16%、41.49%、52.43%、47.96%和47.02%、48.52%,显著高于科技公司30%左右的研发资本化率。对于一家高科技企业而言,研发投入一直是市场重点关注的重要指标,从某种程度上,它决定了企业未来的发展潜力。而研发资本化率指标也成为观察企业利润成色的重要窗口。从以上数据来看,科大讯飞还是担得起人工智能的称号。

2020年04月28日 10:00